<tbody id="bzmfh"></tbody>

<rp id="bzmfh"><acronym id="bzmfh"><input id="bzmfh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1. <th id="bzmfh"><track id="bzmfh"></track></th>

    <tbody id="bzmfh"><noscript id="bzmfh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作家網

    首頁 > 評論 > 正文

    李浩:萬物更加奪目

    李浩:萬物更加奪目

     

    作者:李浩

     

      法國文藝復興時期的詩人龍薩,“七星詩社”首要人物,我的記憶中他在他著名的《頌歌集》里,觸及到了大量的關于魔神的秘傳知識。這位詩人癡迷魔法,并在魔法中受到啟示,他在詩歌中能夠做到的是,幾乎他的每一句詩都能釋放出超驗的、形而上的強大啟示。這“啟示”中的神秘,使人沉溺。提到這位詩人,同時也會讓我想到愛爾蘭詩人葉芝,因為有些學者的研究認為龍薩的那首著名的《當你老了》一詩,深刻地影響過葉芝。其實我想說的是,詩歌中能盡力呈現出來的東西,讓我從中體驗到某種靈的運行的奇妙經驗,而人很難用他創造的新鮮語言完美、極致地捕捉到“他”,即使他能夠和“他”進行交流。這個過程是參與啟動一首詩誕生的密室游絲,也是詩人釋放出另一個新生命的“圣跡區”。

     

      從我將自己在詩歌寫作中沉淀出來的這些臟腑中的感受,來理解這批寫作者,我想也是可以提供一種進入他人文本的參照的。我總是對不同世界中陌生的文本產生好奇,這讓我有幸在顧偉的詩中,讀到“深黑的藍比天空更加深邃”(《風塵石油路,泥火山》),“風雨同樣不需要身份/見到我被它驚動”(《不偏不倚》),“漫山遍野的抽油機/如鋼鐵猛獸,狂奔在未來世界”(《同一個,另一個》)。這些詩句,讓我覺得當人面對堅硬的現實時,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”的哲思,貫連著微小生命的顫抖,就像詩人所言“日月反復路過的同一個地方”,我希望他能從這些詩句中出發。在王國良的“鴿子像一朵會唱歌的白玉蘭/正在你的魂魄里掏心掏肺地詠唱”(《落在鐵人肩頭的鴿子》),“櫻桃樹就綴滿了紅寶石/仰望天空,就成了離我最近的星星”(《櫻桃》),“一群用管鉗擰亮星星的人/當我從藍色走過,生命愈加通透”(《油田的藍》)這些詩句中,其實,我更喜歡的是,詩歌給我們帶來的告誡,那就是櫻桃樹上的紅寶石閃耀著的像是災難的預言,詩歌感覺中的不安,我認為這種不安的情緒才是更真實的個體。從布日古德的“五月的大地上,有他喜歡的/苣荬菜、柳蒿芽兒、婆婆丁”(《軋趟棉襖》)中,可以看出他在試圖努力用詩歌喚醒自己沉睡的記憶?!拔疑钪荒苤蛔錾钜估锏臓T火/它好像不能點燃任何玫瑰”(《我終不會點燃玫瑰》),“人們會點燃幸福的火焰/吹滅舊歲的煩惱/會把一袋袋水泥,送到空中/兌換星星”(《油建橋隨想》),“小鎮的夜色里,風在對峙/那共振如一方苦藥”(《火車一路北上》),等等。曹向東的這些詩句,來自他經歷的沉甸甸的時間,話語中透露出的光澤也是他對美好詩歌的盼望,他和他的詩歌正靠近,“完成一場告別和人間恒久的重逢”。

     

      伊娃·達·曼德拉戈爾是華裔俄語詩人,她詩歌中的空間極其開闊,支撐她詩歌精神的來源也是異彩紛呈的,就像她能夠告訴我們的那樣——“一個試圖穿過它的人/那是思想之物。用它的口吻命令”(《竹》)。她在詩歌中的這種斷句方式,常常讓我想起俄語中的另一位天才艾基,但不同的是伊娃·達·曼德拉戈爾在詩歌中,又站在漢語之中。她的想象力——更確切地說她從不同文化中提煉出來的詩歌感受,也是別具一格的,譬如:“太陽創造陰影,地球像滾燙的百吉餅一樣燃燒。/鷹和喜鵲,/一起吃晚餐”(《知物》),“腐爛是時間的另一種生命”(《紙在指紋》)等,我祝愿她在詩歌的合唱隊里,永遠想著的是,“所有在你體內失蹤的人”。孫大順是一位在“身患憂郁癥的大?!敝?,“藏起宇宙的祝?!钡娜?,這樣的詩句讓人身心深受感動。難得的是他的“每一個黑夜,都孕育著一塊巖石”。張端端在近期的寫作中,越來越純熟,她的語言、情感、形式都能自洽地凝聚于一首活著的文本之中。她的這組《風和抬頭看天的人》中,每一首詩都值得我們細細地品讀,正是她在詩歌中觸及到的柔軟之心,撼動著人與人之間殘酷的世界與那個始終存在的“四月是最殘忍的季節”。譬如:“草坪還未干透,水珠低懸/仿佛它體內的深淵自帶回聲”(《雨天音樂課》),“多年前的雨夜,他剛失去一匹愛馬/就在同一把藤椅,我陷落悲傷”(《藤椅》)等,這些詩句讓我們體會到“寂寞的衣櫥,懸空骨頭”(《空衣架》)的誘惑力。由此在她們的寫作中,讓我們不可忽視的重要問題是,詩始于純粹的肉身存在——“我的開始之日便是我的結束之時”——最終卻在另一種生命形態里勝利獲得了永生,“我的結束之時便是我的開始之日”。

     

      “只愿所有的人,在你擁抱世界時/能心懷柔軟”(《咽下所有能咽下的堅硬》),這是詩人孫永云在鋼筋混泥土的叢林中,面對他人的低訴。他依然保持活在肉身的現實之中?!懊恳粓鲇晁?/span>/都擁有空靈的外衣/讓我們足以釋懷,然后去熱愛”(《從端午開始》),詩人林煙在告訴我們,詩歌雖然無用,但是它在幫助我們如何去熱愛他人和這個世界。詩人張顯輝、藍花傘、土圭垚、安揚,他們共同的特點是都生活在一種及物的聲音之中,用“榨取大地的賺錢機器”記憶著這座城市的歷史,有一種從地下朝向陽光努力生長的毅力、經歷,給人留下很多溫馨的時刻。無論怎么說,我想詩人從世間的事物到成為他的藝術這一過程,滲透進來的神秘會越來越深?!暗谒枷胂蛑鵁o限的這一內在后撤中,在無限中,上帝已在各處留下了最明確的標記,以防任何優秀的思想迷失,以防人在其自身思想的使用中迷失,但每一次,他仍能夠從中提取一個令其振奮的信仰行動?!边@是我最近讀到的幾句話,我很珍視,我反復讀了很多遍,對我啟發很大。這幾句話與我們的詩歌之間,密切相連,我想我們可以一起從這里去思考。

     

      原載于《石油文學》詩歌銳評。

     1

      作者簡介

      李浩:詩人。曾獲宇龍詩歌獎、北大未名詩歌獎、杜克大學雅歌文藝獎、謝靈運詩歌(雙年)獎等獎項。出版詩集《奇跡》《穿山甲,共和國》《還鄉》等。大益文學院簽約作家,現供職于北京出版集團。


     2

    作者:李浩

    來源:石油文學

   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Sc0Hhn9kXCKMXDn2U1bbrg

     

    注:本文已獲作者授權發布

     

    作家網

    国产又黄又爽又猛免费视频播放_国产黄片在线无码免费观看_啦啦啦啦视频在线播放免费观看www无码_俄罗斯xxxx性全过程
    <tbody id="bzmfh"></tbody>

    <rp id="bzmfh"><acronym id="bzmfh"><input id="bzmfh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  1. <th id="bzmfh"><track id="bzmfh"></track></th>

      <tbody id="bzmfh"><noscript id="bzmfh"></noscript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