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"bzmfh"></tbody>

<rp id="bzmfh"><acronym id="bzmfh"><input id="bzmfh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1. <th id="bzmfh"><track id="bzmfh"></track></th>

    <tbody id="bzmfh"><noscript id="bzmfh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作家網

    首頁 > 本站要聞 > 正文

    “三泉新詩集首發式暨研討會”在京舉辦


    三泉作品研討會合影01

    三泉詩集

    《她們代表全部的孤獨和一部分的我》

    首發式暨研討會在京舉辦

     

            作家網消息    張云霞、張大群、趙俊義報道    2024年3月4日下午,“三泉詩集《她們代表全部的孤獨和一部分的我》首發式暨研討會”在北京朝陽北路作家網會議室舉辦。中國詩歌學會副會長唐曉渡,中國傳媒大學教授陸健,作家網總編輯、北京微電影產業協會會長趙智(冰峰),作家出版社編審方文,《詩刊》編輯藍野,中國詩歌學會副秘書長雁西,《大河》詩刊社社長兼主編高旭旺,作家網文學部主任張云霞,作家網編輯部主任張大群,作家網新聞部主任趙俊義等詩人、作家、評論家出席活動。北京師范大學教授、北京師范大學中國當代新詩研究中心主任譚五昌主持了會議。

    唐曉渡

            中國詩歌學會副會長唐曉渡在研討會上高度評價了三泉的詩歌作品,他說,我是去年年底在佛山的一次詩歌會議上認識三泉的,當我打開他的《她們代表全部的孤獨和一部分的我》翻了幾頁后,就被它“截住了”,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被“一擊而中”,并且強烈意識到自己的孤陋和愚鈍:這么好的詩,我竟然不知道!我對“一擊而中”很感興趣,就像當年看到北島的《回答》、芒克的《天空》,被“打”得暈頭漲腦??稍诮裉爝@樣一個“怎么都行”的時代,要讓一首詩達到“一擊而中”的效果,是很難的。只有被“擊中”,才會有回味;只有創深痛巨,才有刻骨銘心。三泉的詩最符合詩的經濟學原理,有著最簡約的手法,最樸素的修辭,最小的篇幅,點到為止而又矛盾重重,召喚著讀者去探究。三泉的詩很干凈,讓人從身體到智慧再到心靈都有感覺。如《藏匿的老虎》,一共只有五行,典型地體現了“一擊而中”,“枕頭上的猛獸,從來不下山/一片金黃壓倒的山林/要到秋天才能復原/我能想到的寧靜是這樣的/坐上一列火車,穿過黑暗的山洞”,這短短的五行,虛實與動靜相互混同,能指與所指相互錯位,在這里,“寧靜”是奇特的,彌足珍貴而又可疑。又比如《煙》:“一根煙熄滅的時候,一縷煙是不是還在飄蕩/我這樣想的時候,已是很多年后了”,從這首詩里,可以看到三泉對時間的關注。他很誠實地將時間與生命體驗相結合,將時間空間化。三泉詩歌的底色是空和靜,在參悟生死的同時兼具自我關照,不追求所謂的“歷史縱深”,心態很平和,節奏很放松,不平面化,經得起細讀、反復讀。

    譚五昌

           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當代新詩研究中心主任譚五昌在主持研討會時說,三泉是一位實力派詩人,他這部作品獲得了“2023十佳華語詩集”的榮譽,可謂實至名歸。他介紹說,三泉來自中原大地,現在在貴州工作,優美的自然環境滋養了他的詩歌,他的作品具有獨到的個人風格標識度。中年之后,他完成了轉型,進入了“哲思性寫作”,是一位現代性很強的詩人。他在語言上不炫技,干凈,簡潔,精粹,超越一般的詩人;“時間意識”非常強,呈現出“有深度”的寫作。他在當代詩人中首屈一指,是“哲學意識”頗強的一位。

    陸健

           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陸健在發言中回顧了他和三泉多年的交往,他說,我認識三泉很早,對他了解頗深。初識時他才20歲左右,正讀大學,他和大多數人不一樣,有自己的想法,這些想法最終都體現在他的作品中。2019年之前,他有很多年不寫詩,現在快五十歲了,又重新開始寫,在這個年齡,心智比較成熟,不是青春沖動,感性為主,而是對外物和世界有自己的認知,有自己獨特的話語,底氣很足。我覺得三泉的詩寫得比較有功夫,很老到,有思想,我讀了很吃一驚。這本詩集中的很多作品,對時光的消逝、人的衰老和死亡有很多很好的表述,能夠獲獎的確是“實至名歸”。三泉的詩歌語言很獨特,話語表達方式有自己的“味”,這種語言風格,體現了他切入的視角跟別人不一樣。我們知道有很多人經商回來后再重新寫作,卻不行了,三泉正相反,現在是他寫得最好的時候,說明他的心能真的放下來。

            陸健具體評析了三泉的部分詩歌作品。他說,《時間速寫》的時間意識,《不存在的雨》的哲學思維,《我參加了自己的葬禮》的死亡想象,呈現了一種深邃的空間感和想象力,展示了作者扎實的藝術表達功底。陸健認為,三泉的詩歌作品含金量很高,思想性和藝術性很強,是當之無愧的當代實力派詩人、一線詩人。通過此次研討會的舉辦,三泉將進一步提高知名度,他的作品會得到更廣泛的傳播,會有更多人讀到他的詩歌,當然,寫作不是功利的,他還有進步的空間,可以將方向更集中,個人風格的辨識度還可以再強化。

    趙智

            作家網總編輯、北京微電影產業協會會長趙智(冰峰)在發言時說,我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當編輯,看了幾十年詩歌,形成了職業習慣,對詩歌越來越挑剔了。在我看來,當前詩歌的意象、技法、語言邏輯關系還是幾十年前的樣子,看不到什么新的東西,三泉的詩歌卻讓我耳目一新。徐敬亞老師的序言《我尊稱你為詩人》,說的是一句真話,也是大家發自內心的一句話,非常準確。三泉的詩,現代、簡約、樸素、直白,邏輯關系和空間感處理得非常好。如《身體是我的廟宇》,“有一天在鏡子里,我看見我的身體/進入另一個人的身體/也就是說,在別人的房子里/我接待了自己”,入詩細節化,沒有那么多意象和修辭技巧,“鏡子、我、身體”構成了一種哲學關系,并進行了快速的時空轉換。三泉的詩,看似來源于生活,實則已上升到一種哲學的關系、人生的關系、社會的關系,甚至將人性、世界觀通透地表達了出來。又如《無限事》,“彈煙灰的時候,發現另一根煙/還趴在煙灰缸上/燃燒/好像現在的我突然發現了過去的我——還掙扎在過去的時間里”,在這里,多種關系的遞進,內在的邏輯關系和哲學關系處理得非常恰當、通透。類似的詩句還有很多,作者將哲學、生活、詩性的關系處理得很好,很到位。這樣的詩,能夠引發思考,讀完還想讀,當然是好詩。三泉能寫出這樣的作品,和他豐富的閱歷相關,他對生命的理解,對哲學的思考,進入了更高的層面,這是生活給予他的,是生命的詩歌。讀完這本詩集,我對三泉刮目相看,發自內心的肯定。

    方文

           作家出版社編審方文在發言時說,三泉年近五十重返詩歌創作,可見其對詩歌的熱愛。這本詩集里有他對故鄉的回憶、國外旅游的見聞、貴州生活的描寫等??傮w來看,他大學時代的詩歌,有強烈的現實性,更加具象,后來的作品,則體現了“靜”,這源于對外部世界和生命歷程的回溯。他的詩流淌著對父母、故鄉和愛情的感恩,語言非常樸素,雖是口語詩,卻有著神秘感。在詩句的背后,是他的人生經歷。

    高旭旺

            《大河》詩刊社社長兼主編高旭旺在發言時,著重談了對三泉詩集的三個印象。他說:第一個印象,“時間”是這本詩集的主題,三泉顛覆了他過去的語言結構,語言變化令人吃驚,具有詩性的獨立意識和詩思的飛揚空間。他的作品,是近幾年《大河》頭條詩里寫得最好的,發表后引起了很大的反響。作為一個編輯,我最不愿意看到千篇一律、同質化的作品,三泉的詩讓我眼前一亮。第二個印象,徐敬亞的序寫得很真實,他的評價是發自內心的。三泉從20歲學寫詩到現在,變化這么大,應當感謝時間,是時間給了他新的機遇。這本書的三分之一在說“時間”,“時間”已成為推動三泉詩歌創作的動力和影子。當然,這個時間是階段性的,將來還會寫出更好的作品。第三個印象,作為三泉的家鄉人,我想說的是,三泉是在河南長大的孩子,他是家鄉的驕傲,家鄉的自豪,今天的研討會,可以作為他將來寫詩的一個爬坡。

    雁西

            中國詩歌學會副秘書長雁西在研討會上發言,他說,對于詩人來說,保持純凈、寧靜、質樸是很重要的,三泉是純凈、質樸的詩人,看到他寫普希金、葉賽寧等的詩歌,我很有感觸。他寫得很簡潔,這樣的寫法很少,以他的心境,做到了平靜地敘述,這種緩和的平靜的心態,是他的獨到之處,值得尊敬。很多詩人的詩看上去很好,但是沒有靈魂,格式化嚴重,這不是好詩,三泉的短詩、短句較多,留有空間和空白讓讀者去填充,值得肯定。

    藍野

           《詩刊》編輯藍野在發言時說,三泉的鄉土鄉情寫得非常好,真摯、樸素。我對他說的“去技巧”,感同身受。他的詩,歷經千帆,洗盡鉛華。比如《編年史》,文化構成很強大,處理得很巧妙,各種文化史交匯而不空洞,這點特別讓人贊賞,特別值得人尊重。在此,我要向他學習。

    三泉

            研討會最后,三泉向與會嘉賓表達了自己誠摯的謝意,他說,今天的研討會開得很成功,我首先要感謝緣分,年輕時是陸健老師帶我走進詩歌圈子,后來又認識了曉渡等各位老師,我的運氣特別好,你們的鼓勵給了我自信,感謝各位老師的肯定,這是我繼續寫下去最大的動力。上大學時我開始寫口語詩,現在的語言特色和風格就是那個年代積累下來的功底。2019年我重新寫詩后,讀了很多作品,感覺和從前不一樣了,在閱讀過程中,慢慢形成了自己的詩歌觀點。我認為,什么是好詩?第一,沒有自我的詩不是好詩;第二,只有自我意識也不會是好詩;第三,只有從個性中讀出普遍性來才是好詩。我不會胡寫,沒有經歷過、思考過的,我不會寫。寫完之后我會多問幾個為什么,比如:這個東西是不是我的?這個東西是不是我想表達的?對詩歌語言,我追求“雕”,“雕”的過程就是“去痕”的過程,讓作品更柔軟,整體性更強。不論選擇何種題材,將對時間的感悟穿插其中,就有了空間感和支離感,張力會更強,這是我的一點創作體會。再次感謝各位老師,你們對我詩歌的評價,給了我很大的信心。

    三泉作品研討會合影02

            “三泉詩集《她們代表全部的孤獨及一部分的我》首發式暨研討會”在熱烈的現場氣氛中落下帷幕。

     純貴坊酒-作家網01


    国产又黄又爽又猛免费视频播放_国产黄片在线无码免费观看_啦啦啦啦视频在线播放免费观看www无码_俄罗斯xxxx性全过程
    <tbody id="bzmfh"></tbody>

    <rp id="bzmfh"><acronym id="bzmfh"><input id="bzmfh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
    1. <th id="bzmfh"><track id="bzmfh"></track></th>

      <tbody id="bzmfh"><noscript id="bzmfh"></noscript></tbody>